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》善待來臺的辛苦人(王建煊)

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》善待來臺的辛苦人(王建煊)

在臺灣厚待外勞的人雖然很多,但虧待甚至虐待看護工的亦大有人在。這些看護工來臺,一待就七、八年的,常是拋夫棄子,爲了改善家人的生活,只有犧牲自己了。(圖/FB粉絲專頁《楊大緯 面對問題的急診醫師》提供授權)

陆时装电商SHEIN爆红估值冲上千亿美元 数十宗侵权诉讼缠身

妻子蘇老師肌少症,連續多次跌得頭破血流,又患輕微阿茲海默症,乃申請了一位印尼籍名叫NiNi的看護工,她四十幾歲,很有愛心,我們都很喜歡她。

最佳南友 Ionex换电站前进垦丁

NiNi曾來過臺灣三年,僱主逝世回印尼,這是第二次來臺,會一點國語。第一次仲介帶她來見面時,她叫我老闆,但發音不準,聽起來是在叫我「老伴」大家開玩笑,我好命,又有了一位年輕的老伴。

印尼看護無微不至

NiNi工作努力,不需要你吩咐,她會主動打掃,家裡弄得窗明几淨,很多我們從未打掃的小地方,她都清掃得乾乾淨淨的,十分講究。飯尤其燒得好,我們從未教她怎麼燒,但飯卻燒得與我們自己燒的,口味一模一樣,真讓人感恩。

她很有愛心,很細心地照顧蘇老師。夜間我會替蘇老師換紙尿褲,蘇老師有時不耐會吵鬧。有次聲音很大,驚動了NiNi,NiNi跑過來說:爲甚麼不叫她?

不要小看這句「爲甚麼不叫她?」意指可以叫她做,不希望我辛苦,但每晚換尿褲,我都不叫NiNi,爲的是讓她能多睡一點,否則叫醒了,再入睡可能不易,她也累了一天,良好的睡眠對她很重要。她說爲甚麼不叫她,怕我勞累,這是一種愛心,我故意不叫她,也是愛心。主僕皆有愛心,日子好過,大家開心。

善待辛苦人

在臺灣厚待外勞的人雖然很多,但虧待甚至虐待看護工的亦大有人在。這些看護工來臺,一待就七、八年的,常是拋夫棄子,家鄉的丈夫絕大多數都另有女人。孩子離開時才幾歲學語,回去時都已小學快畢業了。

這種思親想家的心情常是難以承受的,但爲了改善家人的生活,只有犧牲自己了,所以他們都是犧牲自己照亮別人。

城市巡礼-岳阳楼饱览巴陵胜状

現在手機通訊發達,與家人聊天,且可看到影像,可聊解思念之情。有時晚飯做好,我們在吃,NiNi卻在打手機與家鄉人聊天。蘇老師叫她來吃飯,我告訴蘇老師不要叫她,因爲她現在正做比吃飯更享受的事。

科普列车驶抵台中240名学生搭火车玩科学

有位移工在電話中告訴孩子說媽媽領到薪水有錢了。孩子說:媽媽你現在有錢了,可以回家了,母親思念孩子,孩子就不想念母親嗎?若有可能,誰願意背井離鄉的去討生活呢?

據移民署統計,臺灣失聯外來移工,五萬五千多人,其中以家庭看護工失聯近三萬人,比率最高。主要原因有三,薪資過低,一人當三人用,獨自工作精神壓力大。臺灣多數僱主對外來移工都還過得去,但也有不用白不用,看不得人家閒一下的。

我從前住家地方,就看到一個外勞,每天早上替主人洗車,我問她爲甚麼天天洗車,她說主人規定的。我在想如果沒有請外勞,她自己說不定一個星期也不會洗一次車。

臺灣有很多漁船常僱用印尼籍勞工。媒體報導,有的船主爲賺錢,每天只讓外勞休息4至6小時,最多曾連續工作32天沒有休假。海上酷寒,船主卻扣留漁工保暖衣物,或將衣服拋入海中;還有位漁工犯錯被船主重擊後腦致死;還有強迫印尼漁工違反宗教信仰吃豬肉。凡此種種,皆非有愛心的臺灣同胞應有的作爲,看了實在令人傷感。

澳洲疫情退烧 2月企业活动回温

都是上帝的恩典

外勞NiNi來我們家已近兩年,我們待她如同自己的孩子,薪水一直加,年終獎金優厚發,逛街買衣服,衣服一定多買她一件,生病帶她去看醫生,關心她。很多外勞,在臺賺工資,主要目的在幫助家用,另存錢買房。有次她拿他們印尼買房的圖給我看,實在很小。我說,將來你可以買大一點的,差額我來付,她當然很高興。

NiNi在我們家有單獨的房間,十分舒適,用餐皆與我們共用,任何我們的飲食,她都一個不少。

不久前在媒體上看到金馬獎影帝陳鬆勇的追思會。因陳鬆勇一生未婚無子,乃由看顧他的外勞Yule站在家屬答禮臺答禮。所以外勞有時就跟我們的家人孩子一樣。

我們家的外勞NiNi剛來時,蘇老師有點排斥,如今蘇老師要她不要我,兩人親如母女。愛心待人,必獲愛心回報。NiNi在我們家的工作,我和妻子蘇老師都十分滿意。奇怪怎麼有這麼好的外勞來我們家,啊!原來這都是神的恩典,令人感恩不盡!

(作者爲前監察院院長、天使居創辦人,本文作者授權中時新聞網與臺灣醒報同步刊登)

曼哈顿的诱惑(禾林漫画)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